<<返回上一页

内部人士揭央视军事报道四大荡妇 女主播自曝央视成性奴集中营(多图)

发布时间:2018-01-03 04:17:28来源:未知点击:

2017年,总政歌舞团女歌手谭晶从《歌手2017》中被踢出,再次引发外界关注中共高官与女歌手女主播的性交易丑闻2016年,阿波罗网曾首发共军电视宣传中心干部揭露该中心“四大荡妇”性贿赂中共高层黑幕的公开信2014年有央视女主播披露,央视的女主播与高官的关系,根本不算“绯闻”,连“包二奶”都不是,央视其实就是高层的“性奴集中营” 电视宣传中心干部揭“四大荡妇”丑闻 2016年6月,阿波罗网首发自称“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有正义感的党员干部”给习近平、王岐山的公开信《要求严肃查处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的性贿赂犯罪》信中详细揭露了该中心色情泛滥,贪腐成风的内幕 信中揭露,一些有性乱史的女人以色相与总政及中心的某些腐败分子进行性交易,致使中心淫乱之风猖獗,严重破坏军队纪律和声誉其中冯琳、冯珈、魏莱、邢晋被称为“四大荡妇” 其中,冯琳(艺名海琳),系有中心“一姐”之称的《军事报道》主持人、专题部副主任,中校冯琳惯以色相与高层交易,获得不少利益,换取全国政协委员、全国青联委员、我军首个金鹰奖优秀主持人奖、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奖等头衔冯琳系原总政治部副主任刘永治上将的“干女儿”,由刘永治下令调入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并在刘永治的指示下成为《军事报道》的女主播,长期把持军队电视媒体头牌“花旦”的交椅 在刘永治下台后,冯琳又傍上徐才厚,靠姿色获得徐才厚的青睐徐才厚也对冯琳的卖身投靠给予回馈——直接指示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领导让冯琳担任中心专题部副主任,在中心开创了播音员兼任部门领导的先例此外,徐才厚还不断地赠予冯琳各种头衔和荣誉,冯琳的全国政协委员就是徐才厚的恩赐冯琳依仗徐才厚的权势,有恃无恐若冯琳在中心出了状况,都是徐才厚亲自打电话找到中心主任下令摆平冯琳因投靠徐才厚而身价倍增,其性贿赂的对像基本上都是高官,或是总政宣传部、直工部有实权的人物 冯琳与叶迎春、沈冰、汤灿是一路货,由于冯琳与徐才厚团伙勾结甚深,在徐才厚倒台后,作为中心内部人人皆知的徐才厚情妇,冯琳于2014年被纪检部门多次调查,勒令其交待与徐才厚淫乱的情况,并且被剥夺了《军事报道》主播的资格,对此中心工作人员无不拍手称快 对于如何处理冯琳,中心的工作人员强烈要求把她与总政系统的徐才厚分子一起严肃处理然而,冯琳凭借其在总政上层的关系网被“从轻发落”——确定冯琳转业而冯琳与徐才厚的淫乱问题也被中心领导轻描淡写成了“生活作风”问题 由于冯琳被转业处理,因而在2015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她就无法代表解放军出席全国政协会议,只能按照组织程序在两会前辞去全国政协委员 冯琳如今一走了之,给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留下的却是一地鸡毛冯琳作为专题部副主任,更是把中心变成了“色情中心”,把专题部打造成了“色情部”中心内外那些想通过CCTV-7出名的风骚女人,纷纷像苍蝇一样往中心钻,希望能成为“大老虎”的情妇,享受荣华富贵而“大老虎”们的口味也是越来越重——从睡女人,到睡漂亮女人,直至睡名女人,还得睡在电视上有名的女人而在军队能够满足“大老虎”们对女人口味要求的单位首推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总政有极个别腐败分子,爱在中心认漂亮女孩做“干女儿” 冯珈,专题部《军事纪实》编导,社会招聘人员,与专题部主任魏继奎长期通奸魏继奎搞女人历来有瘾,曾因与有夫之妇通奸而被男方持刀追砍,险酿命案但其不思悔改,加之有人庇护,更加肆意妄为魏继奎利用担任《军事纪实》制片人的权利,以“谁和我上床,我让谁出境”为条件,与一些女青年搞潜规则,冯珈就是其“二奶” 魏继奎与冯珈通奸不分场地,宾馆、旅店、办公室等都是二人苟合之处 作为交易,魏继奎于2015年1月1日、2日的《军事纪实》元旦特别节目《风云回望》上、下集中,让冯珈以演播室主持人的形式出镜冯珈竟以屁股朝向观众,扭臀出场,这在央视是从未有过的人们评论冯珈衣着性感,举止造作,表情轻浮,完全是一副“二奶”模样,坏了解放军女主持人一贯的庄重形象中心人纷纷议论:“冯珈这一身,连叶迎春、冯琳也不敢穿” 魏莱,《军旅人生》编导,社会招聘人员,与有妇之夫——原总政宣传部长周涛少将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作为交易,周涛为魏莱在京购买了一套住房和一辆轿车因二人性交易频繁,致魏莱怀孕流产魏莱倚仗周涛的权势,胆大妄为,劣迹斑斑,被电视观众控告并在互联网上举报——《中央电视台军事频道记者魏莱在山西采访给解放军丢尽了脸》、《魏莱欺骗全国电视观众制造虚假新闻事实披露》……丑闻铺天盖地,影响极坏然而,由于周涛的包庇,竟不了了之 邢晋,系南京政治学院干事,上尉,与不久前被双规的该院副院长戴维民、政治部主任马向东等关系暧昧,勾结甚深邢晋是有夫之妇,但因其性乱,有家不归,有单位不回,在原总政宣传部长周涛的庇护下,一直在中心“混事儿”,并与中心专题部主任魏纪奎等多人长期通奸,被中心工作人员蔑称为“游击荡妇” 邢晋是中心自成立以来外貌最差的女主持人,形象远达不到央视女主持人的标准其为出镜而浓妆艳抹,打扮得像个艺妓邢晋竟在一档节目中故意尖叫撇腿,卖弄风骚,使得舆论哗然,被观众所指责邢晋因“上面有人”而愈加骄横,公然宣称:“直工部的领导都被我摆平,老娘的队伍要开张了,谁也挡不住!”中心人议论“她早晚要祸害总政与中心一批干部” 邢晋的淫荡行为带坏了中心的一些女孩她们议论“看人家邢晋,上面有人又敢卖,没有办不成的事”因而争相仿效有些女孩就与一些有权有钱的人搞色情交易 邢晋因名声太臭,加上戴维民、马向东案发,中心领导不敢留这颗“定时炸弹”,决定让她回南政但邢晋“色计多端”,由原总政宣传部长周涛把她调入总政宣传部全军政工网担任主持人,继续色情交易【阿波罗网曾报道:首发:徐才厚头号情妇淫乱内幕内部人士揭秘央视军中女主播们】 央视女主播:央视不是后宫,就是性奴集中营 2014年8月,阿波罗网发表读者推荐的央视女主播发稿称:作为一名央视的女主播,今天写信是想说,请你们报道央视女主播与官员的“绯闻”时手下留情,其实,那根本不是“绯闻”,甚至不是“包二奶”,央视的女主播长期以来就是党政高级官员泄欲与发泄的工具 信中揭露,这种情况在她去央视之前就存在了,当时还主要是中宣部系统,后来扩大到政法、广电和组织部门,现在央视女主播会被轮番叫去陪领导吃饭、睡觉,而政治局或以上的领导看重的女主播,几乎就成了泄欲的工具 据说,那些领导看到这些女主播整天播报没有他们的新闻时,非常不满,就把女主播叫去例如周永康和另外一位主管宣传的官员,喜欢让女主播舔他们的命根子,说是要洗洗这些女主播的嘴巴,谁让他们整天叫“胡锦涛”和“习近平”这些人如此甜? 这种事在央视早就心照不宣,目前上位的女主播,除了确实长得对不起人,或者被常委级与中办一些掌握实权的领导看重的,可以说达到了百分之九十都被睡过、被淫辱过,这已经不能算是潜规则了,而成了“明确的规定”,谁想上位,先上领导的床,然后还得不停上大领导的床这和我们嘴中的特色社会主义一样,不容置疑 其实,地方各电视台也一样,省委省政府的高级官员,几乎都以拥有或者淫辱过一两次电视台的女主播为荣,广州的万庆亮书记,还有前后两任政法委领导与公安厅长,几乎都有电视台的女主播女友湖南的更离谱,主管宣传的领导有一天一次睡了两位女主播,其中一位因实行肛交而出血,去医院后差一点误了广播,此事湖南电视台都知道 每个女主播都知道,只要有领导叫去陪客吃饭,那么饭桌上一定有某位领导是看到自己的出境,在未来一两个星期里,肯定要上他的床,舔他的阳具这已经成了中共广播电视台女主播的培训仪式,好像不舔领导的阳具,嘴巴就没有理由说伟光正一样 按说新闻联播的女主播最不漂亮,而且年纪也偏大,但央视内部都知道,她们才是最高级别的据说,主管宣传和中办的领导争相以迫使新闻联播女主播口交为荣 发信的女主播表示,她目前已经离开央视,因为她丈夫本身是宣传部门的领导,知道内幕,因此逼迫她离开【阿波罗网曾报道:央视女主播自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