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烟草业对发展中国家发起法律攻势

发布时间:2017-09-07 06:14:25来源:未知点击:

烟草企业正竭力对抗世界范围内禁烟法规的兴起,采用一种鲜有人关注的法律策略来拖延或阻挠法规出台健康倡导人士与官员称,烟草业警告一些国家,它们的烟草法规违反了日益增多的贸易与投资协定,并越来越可能面临旷日持久、耗资巨大的法律战 随着富裕国家吸烟率下降,加上烟草企业试图维持发展中国家快速增长的市场的稳定,这种策略近年来势头强劲行业高管称,只有少数几个主动诉讼的案例,而且给各国政府提供法律意见是利益攸关的大企业遵循的惯例 不过,反烟人士表示,这一策略是为了恐吓中低收入国家,让它们不去应对它们面临的最为严重的健康威胁:吸烟他们还表示,相关法律策略正在损害世界上最大的全球性公共卫生条约——《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W.H.O.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该公约旨在减少吸烟现象,方法是鼓励对烟草制品的广告、包装和销售加以限制公约于2005年生效,已有170多个国家签署 警醒于年轻女性吸烟率的上升,非洲南部国家纳米比亚2010年通过了一部控烟法案,但很快就发现自己遭受了烟草业连珠炮似的严厉警告,称这部新法令违反了贸易协议,并导致该国没有承担相应义务 “我们收到了它们大捆大捆的信件,”纳米比亚卫生部长理查德·卡姆维(Richard Kamwi)博士说 三年过去了,由于害怕面对昂贵的法律持久战,该国政府仍未执行法案中的任何重要条款,比如限制广告,或是在香烟包装上标识健康警告 随着美国与11个环太平洋国家就一项新的重大贸易协定进行的谈判进入收官阶段,这一问题如今变得尤为紧迫该协议意在成为国际商务准则的典范 联合国的数据显示,1970年到2000年间,发展中国家的烟草消费量增长了一倍多其中多数来自中国,不过在传统上吸烟率较低的非洲,增长也很可观现如今,世界上超过四分之三的烟民生活在发展中国家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Margaret Chan)在去年的一次演讲中表示,针对乌拉圭、挪威和澳大利亚的法律诉讼,是“蓄意行为,目的是恐吓”希望采用控烟措施的国家 “这只狼不再披着羊皮,它已张开血盆大口,”她说 不论是发达国家的法律,还是发展中国家的法律,烟草公司都反对行业高管说,他们尊重国家保护公众健康的努力,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禁止香烟广告,他们在宣传自己的香烟品牌时遇到了困难通常情况下,唯一剩下的宣传空间就是包装盒,但是这个空间也在萎缩,因为一些国家要求在包装上印制触目惊心的癌症患者照片;在澳大利亚,香烟品牌名称只能用统一的粗体字母印在单调的橄榄绿背景中 “抹去我们的商标,就抹去了我们的合法产品在原产地和质量方面对顾客的保证,这意味着我们有别于​​竞争对手的产品及其特性变得模糊且难以区分了”英美烟草集团(British American Tobacco)的监管事务负责人加雷思·库珀(Gareth Cooper)说 在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政府曾经对一些国家施加压力,让它们对美国的烟草公司开放市场随着一些国家的吸烟率出现上升,人们变得愈发愤怒2001年,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颁布了一道行政命令,禁止政府部门为烟草行业进行游说 但是,其他类型的贸易协定出现了,赋予了烟草公司多种权利 这些协定旨在通过减少贸易壁垒、保护投资者的资产不被外国政府没收,来促进贸易繁荣它们允许企业直接起诉,而不必让国家来代替企业提出案件乔治城大学哈里森公法研究所(Harrison Institute for Public Law at Georgetown University)的法学教授罗伯特·斯顿伯格(Robert Stumberg)称,自20世纪90年代起,这类协定的数量出现激增,从80年代后期的几百个增加到3000左右他的客户中就有一些反烟团体 无烟草青少年运动(Campaign for Tobacco-Free Kids)的国际法律协会主任帕特里夏·兰伯特(Patricia Lambert)表示,在非洲,至少有四个国家——纳米比亚、加蓬、多哥和乌干达——已经收到烟草公司的警告,称这些国家的法律与国际条约相抵触 “他们试图恐吓大家,”澳大利亚麦凯布法律与癌症中心(McCabe Center for Law and Cancer)主任乔纳森·利伯曼(Jonathan Liberman)说该中心为遭受烟草公司控告的国家提供法律支持在纳米比亚,烟草公司表示,在卷烟包装上印制大幅警告标识的要求侵犯了其知识产权,并可能助长造假行为 英美烟草在纳米比亚的子公司向该国政府发出了法律意见书总公司的库珀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各国应该“考虑实施有些法规可能影响贸易的大局” 贸易律师托马斯·布利基(Thomas Bollyky)是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一名研究员他说,很多发展中国家在投资案件中处于不利地位,因为它们不具备专门的法律知识或资源来进行诉讼 乌拉圭已经承认,如果行将卸任的纽约市长迈克尔·R·布隆伯格(Michael R. Bloomberg)的基金会没有出资捍卫控烟法案,该国可能已放弃该法律,并与菲利普莫里斯国际集团公司(Philip Morris International,简称菲莫国际)和解(该公司去年的净收入为770亿美元[约合4680亿元人民币],远远超过乌拉圭的国内生产总值)布利基表示,就连加拿大、新西兰等发达国家在面对投资协定的要求时,都放弃了实施控烟法律的计划 最受关注的法律之争正在澳大利亚上演该国的烟草行业去年在国内法院败诉菲莫国际已经根据澳大利亚和香港签订的投资协定提起诉讼,该公司在香港拥有一家分公司该案将在新加坡审理,并且不对外公开案件最终将由外部仲裁员,而不是法官裁定 斯顿伯格表示,菲莫国际拥有数十家分公司,因此该公司能够“更巧妙地玩这个协定游戏” 有些公司甚至向某些国家付钱,让它们在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就烟草行业的案件向其他国家提起申诉乌克兰向世贸组织提出投诉,反对澳大利亚的包装规定,尽管这两个国家没什么贸易往来库珀承认,他的公司正在帮乌克兰支付法律费用,但他表示这是世贸组织贸易争端中的标准做法 引导纳米比亚通过控烟法案的卫生部官员巴舒培·马洛波卡(Bashupi Maloboka)表示,烟草行业的做法已经延缓了本来就十分缓慢的立法过程 去年退休的马洛波卡表示,“令人担心的是,他们有钱有资源,他们就能用钱买到任何东西” 但卫生部长卡姆维博士表示,他希望推动2010年法律得以实施的规定将于明年完成“我们已经决定采取坚定立场,”他说“如果他们想要去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