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抚慰伤者是门艺术

发布时间:2017-09-03 17:15:08来源:未知点击:

悲剧已两次降临到伍迪威斯家2008年,时年27岁的安娜·伍迪威斯(Anna Woodiwis)为阿富汗的一家服务机构工作4月1日的时候,她出去骑马,被甩了下去,重伤身亡2013年,她26岁的妹妹凯瑟琳(Catherine)从华盛顿的家中骑车上班她遭遇车祸,脸部严重损毁她动了几次手术,未来还将继续接受更多手术有一段时间,她通过一根插管呼吸、进食,无法开口讲话康复过程相当缓慢 她为《寄居者》杂志(Sojourners)网站撰写了一篇出色的博客文章文中写道,遭受创伤的人会有许多天“感到自己像是个颤抖的怯懦躯壳,绝望张开它的血盆大口,恐惧冻结了分毫的欢愉这不过是场非赢不可的战斗,没完没了” 她的母亲玛丽(Mary)谈起身为家长失去了一个孩子、又眼见另一个身受重伤时的那种自然生发的深切悲痛——痛彻心扉 然而,苦难是一所学校别的不谈,伍迪威斯一家得出了一些至少适用于他们自己的经验,那就是伤者之外的人们该如何与身陷其中的人更好地交流并不存在唯一的正确反应,不过,他们一家的集体智慧相当有益,其中一些出现在了凯瑟琳为《寄居者》写的文章里: 请陪伴左右有人认为,经历创伤的人需要空间来考虑所有的事情刚好相反,多数人需要陪伴伍迪威斯一家表示,两次悲剧发生后,均有很多人前来献出爱心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及各个大洲,不少都不过是泛泛之交,这让伍迪威斯一家非常惊讶不过,有些好友出于担心或忙碌而未露面,也使他们困惑不解 安娜与凯瑟琳的父亲阿什利(Ashley)说,他没法找出规律来预测,谁会挺身而出提供陪伴照料,谁又会不知所措无论是年龄、经历,还是个人信仰,都与内心的细腻与爱无关 永远不要比较不要说,“我理解失去孩子是什么滋味我的狗死了,也是很难受”就算看似更恰当的类比,也不要说出口每次创伤的独特性都应获得尊重每个故事都应被单独倾听凯瑟琳写道,“对身处其中的人来说”,类比“无知、冷漠、或是完全错误,犹如针刺” 请携带礼物表达爱心的行动与语言一样有力凯瑟琳复原过程中,玛丽陪她一起住有个青年友人发现,她没有浴室脚垫,于是去塔吉特百货(Target)买了一张玛丽说,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件事 不要说“事情会过去的”凯瑟琳写道,“‘事情会过去’的说法是不成立的,大的伤痛会在发生之后形成新的常态不会‘变回过去的我’” 请帮忙重建伍迪威斯对救火队员和重建者加以了区分危机发生的那一刻,救火队员会放下一切冲到现场重建者则年复一年地守候,陪伴伤者在世上过活很少有人能同时承担两种角色 不要说什么这也许不那么糟,或者试图理解发生的一切凯瑟琳及父母说话的时候,语气异常温和,也经过冷静思考,不过很明显的是,这些悲剧使他们不能容忍装腔作势和盲目乐观 阿什利还忠告人们,不要过度诠释,或是试图从莫名的事情中寻找解释就连像伍迪威斯家这样虔诚的基督徒,也该注意不要过度依靠神学神学是终极盼望的基础,不是为每起事件做出解释的实用指南 我得说,他们的经历显示,我们需要的是某种消极的积极主义我们都有一种倾向,尤其是在崇尚成功的文化中,期望解决问题并修复破损——去提议、策划、修复、诠释、说明并解决然而,此时需要的似乎是陪伴的艺术,在不试图控制或改变基本情境的前提下行事顺其自然赋予伤者自我历程的尊严让他们来决定其中的意义就这样度过痛苦与令人不安的黑暗做到实际、平淡、简单而直接 安娜去世后几个月,阿什利与玛丽前往阿富汗在他们的回忆中,那是一段时间的暂停他们与阿富汗村民共同哭泣,感受到了天恩眷顾“那段时间改变了我,开拓了我的想象力,”阿什利回忆道“陪伴与爱这种东西,比我想象中更为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