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当医生的家人生病时

发布时间:2017-10-05 08:02:14来源:未知点击:

我爸爸今年年初去世了事发突然,而且按我们一些朋友所说,这几乎是每个妻子最为惊恐的一件事:我妈妈下班回到家,发现他倒在厨房地上,已经气息全无 当我最初听到这个消息时,感觉被人背叛了,因为我一直在预想着有朝一日,爸爸会病倒在医院里,也许他是出现了肺炎并发症或者心脏衰竭在医院这种地方,我可以运用到自己的医学知识伸以援手,去尽量挽救他的生命这样的机会消失了可是,我的第一反应确实也讲不通,因为父母的死就是讲不通的不管你们之间的关系如何,你的父母代表的是事实,而属于我的事实的一部分,刚刚去世了 在我还未有余裕充分消化这个新的真相时,我就得把消息告诉孩子们作为白血病专科医生,我曾经经历过很多艰难的对话有时候我得告诉对方患上了白血病、或者白血病复发的消息有时我要告诉对方,他们已经临床治愈了——这对我而言就是真正的好日子还有些时候,我得将这样的消息和盘脱出:在治疗某种特别棘手的白血病方面,我们已经毫无对策了 但这仍然是我至今进行的最痛苦的谈话尽管我有多年临床经验,还受过那么多沟通技能培训,可是,对于坐在儿子床边,直视孩子们的眼睛,告诉他们爷爷去世的消息,我仍然丝毫没有准备我对他们脱口而出:“孩子们,我要说个坏消息” 我本应该知道的——这不是我第一次察觉到,穿着医生的白大褂在家人的这汪池水中游泳,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我爸爸以前是记者,身体有不少毛病,由于我是整个家族里唯一的医生,所以在掌握病情、权衡医生建议方面,他得依靠我的帮助不过我很快就发现了,在寻求建议和依从建议方面,还存在着一条清晰的界限 “我决定让医生切除我的胆囊了,”在去年将近年底时他告诉我:“我跟几个朋友聊了聊,他们都说这手术是小意思”在此之前,有好几个星期,我一直在跟他分析医疗决策,想要温和地说服他放弃做手术 “好吧,”在按捺住惊讶之情后,我缓缓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做手术” “12月24日留院一晚上,圣诞节我就能出院了,”他告诉我他很高兴能在2012年年内做手术,这样就不用纳入次年的医保免赔额额度内了 “你要在节日期间动手术跟术后恢复,这让我觉得有点担心,”我的回答恐怕过于仓促了一点“在那种时候,医院的人手通常特别不足,假如出了事,你的医生恐怕都不能及时去处理也许你应该再等一等” 他还是在12月24日做了手术,而且手术进行得很顺利 回想起我们反反复复的争论,我想,和我一样,我爸爸也很难将我作儿子的角色跟作医生的角色全然分开吧在我爸爸眼中,那个曾经玩了一天水,然后苦苦哀求他带着自己和哥哥去吃奶油冻的孩子,和那个想要劝他不要动胆囊切除术的男人,恐怕并没有多少分别 从我这方面来看,我得到的一个教训是只应该对病人扮演医生的角色这是一道安全屏障,可以用来确保我保持客观中立,为他们做出良好的医疗决策感情,尤其是经历多年培育的感情,有时像是一道水雾遮蔽我们的决断力,就算我们本意并非如此但是,如果是你的父亲寻求你的帮助,你实在很难说不 关于我的角色,产生困扰的还并非我们一家人在我父亲的葬礼以及后面的头七中,几次有人主动向我表达他们的同情“好啦,你已经尽力了,”他们说言下之意是,他的身体一向不太好,医术再高明,也没有回天之力 几年前,在我叔叔的葬礼上,也有人说过类似的话我叔叔是个退休教授,死于白血病这正是我的专业,所以他的死对我们一家人的打击尤其沉重尽管我确实是请同事来照顾叔叔,并且跟他讲解过他的病情,可是,我并不是他的主治医生 “他不是我的病人!”在叔叔和爸爸的葬礼上,我都想这样叫出声来但说不说不重要人们还是会这么想 父与子拥有着复杂的关系而在健康问题掺杂其中,尤其是其中一方是医疗专业人员时,情况不可能更简单在我告诉一位朋友父亲的死讯时,他感同深受地问我,